人物

不理解生活,就不要急着买好相机

  专访前美国传媒摄影家学会主席、白宫摄影师埃利·伯克曼

埃利•伯克曼(Eliezer Berkman)(美国)

  ◎ 伯克曼说,作为白宫摄影师,要做的是在总统笑脸的背后,发觉他所关心的问题。
  ◎ 伯克曼计划用11米长、3.5米高,底片达到3米×3米的“超级相机”拍摄中国56个民族。

  学校校长、心理咨询师、摄影师,这三个看起来毫不相关的职业,却是埃利·伯克曼在他70年人生中完成的完美“转身”。如此独特的经历,让这位犹太老人的气质显得与众不同,而白宫摄影师的头衔,足以让他在摄影师的职业生涯中达到令人仰视的高度。当问及埃利·伯克曼:“你忙吗?”他会说:“我很忙,但我同时也是个完全自由的人。我一半是知识分子,一半是艺术家。”
  前不久,埃利·伯克曼作为第15届中国国际摄影艺术展评委来华参加作品评选,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。
  作为不少人心目中“神秘”的白宫摄影师,埃利一般每月都会进入白宫拍摄3到4次。他说:“这没什么特别,和普通的拍照一样,不过是总统在讲话,我在按快门。”谈到白宫摄影规则,人人都认为在白宫摄影是很重要的,他却视之为“浮云”。埃利认为,作为一名艺术家,重要的是艺术,是对身边的人和事的理解,是你对生活的观点和你的视角在哪里。“有句谐语说,政客是持有撒谎通行证的人。所以作为摄影师,要做的是在总统笑脸的背后,发觉他所关心的问题,然后进行拍摄。”埃利说。
  摄影对埃利来说,是一种艺术,是热情的所在。33年前埃利·伯克曼就开始从事摄影,从作为对高密度理性思维的心理排解,到成为艺术创作,埃利·伯克曼一直把摄影当做哲学思考的图示,用摄影探索和反映人和文化的关系。“每个摄影家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,摄影家是发现未来的力量,是未来文化的拓荒者,一定要开拓出自己的道路来。”伯克曼从不鼓励别人看或者模仿他的作品,他认为,现在的摄影师大多都是从20几岁开始接触并学习摄影,大多都是为了生计而非艺术,他希望中国摄协能够多做一些青少年培养的工作,从小就培养他们,打好文化根基。
  埃利对数码和胶片、彩色和黑白也有自己的偏好:“数码是我的记录工具,胶片是我的创作工具。也许我不记得我拍摄了多少数码照片,但我可以一一细数我所拍摄过的胶片。尤其是我喜欢的黑白胶片,我藏有12万张。色彩将观者推远,而黑白让观者靠近。我的彩色胶片作品都很精美,我将它们卖给杂志,而黑白胶片作品都是我个人创作的原作。”
  “当我要诠释一种文化或文明的时候,我会先进行大量的调研,了解这是一些什么样的人,他们有怎样的生活,然后设身处地的思考,所以我的作品总是能反映出拍摄人物的个性。”埃利·伯克曼说,《面孔》是他正在拍摄的一个项目,通过对世界各地不同文化中人们的面孔和表情的拍摄,探寻人们无法察觉和辨识的文化和文明印记。在拍摄前,他总会询问拍摄对象的意见,如果他们不让拍,他就放弃;如果他们愿意,他们就开始交谈,交换对人生的看法。埃利会问他们对生活的看法、他们的喜好、恐惧和他们的生活情况。在交谈中,他们打开心扉,埃利也按下了快门。埃利认为,一个优秀的摄影师应该具备社会责任感,而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,都要学会尊重别人,尊重生活,尊重生活中的每一个拍摄对象。
  埃利·伯克曼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惊人的计划——将携带一架“巨型超级相机”来到中国,为中国56个民族逐一拍摄具有民族特色的作品,完整记录下中国各民族人群的生活状态,并最终放置在一个专门设立的展览中心进行展示。具体的做法是每个民族选取一到两个人物,穿上具有民族传统风情的服装,进入他的镜头。他说:“我希望通过影像记录,来留存这些珍贵的文化符号或文本记忆。”埃利提到的这台“超级相机”有11米长、3.5米高,底片尺寸达到了惊人的3米×3米!搬运时要动用集装箱和起重设备。在埃利的计划中,最后的作品将被放大成8米高、5米宽的巨幅照片,矗立在一个专门设立的展场。
  曾有人问埃利·伯克曼如何成为优秀的摄影师。埃利认为,要学习哲学,打开个人世界,你就能看到更多更精彩的世界,获得看世界的视角。照片是心中的画,相机本身不会产生很好的照片,有些看似漂亮的照片其实很肤浅,摄影作品应该自己去说话。他说:“如果你还不理解生活,就不要急着买好相机,因为真正的视角是心灵的眼睛,好照片也出于此,而不是由好相机决定的。”
  埃利·伯克曼对中国拥有庞大的年轻摄影人队伍倍感惊叹,同时他也建言,希望大家将摄影看作一门艺术,而不是像按机关枪一样地按快门,中国摄影人应该训练自己将心灵的眼睛与相机融合一体的本领,因为“这样也许能碰巧拍到一两张好照片,但专业的摄影师与一般拍摄者的区别在于,专业摄影师在每拍摄完一张照片时,能重复百遍千遍同样的画面”。
分享这篇文章:
上一篇:

本文由  眼界  发布。

敬告:部分网络作品查找作者困难,如有侵权行为,请与本站联系。

评论

相关链接: